和我们一起放飞理想吧!
  • 本栏最新文章
摄影专辑AD
  • 本栏推荐文章

一对父母与一个弱智娃的辛酸故事

时间:2018-09-24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他们夫妇俩就一个孩子,这孩子天生弱智,但他们从没嫌弃。二十五个春秋二十五个冬夏,他们含辛茹苦,用行动谱写了一曲感天动地父母大爱之颂歌。

  然而就在11月27日下午,贪玩的孩子忽然不知去向……他们日以继夜地开始了艰苦的寻找旅程。

  提起孩子,姜仁剑王锦荣夫妇俩尚未开口已是泪流满面。姜先生今年55岁,夫妇俩都在位于武昌紫阳路的719研究所工作。1986年,他们的儿子姜明辉降生时与其他孩子并无两样,能哭能笑,能吃能喝。后来,他们发现孩子说话晚,走路也晚,但听别人说男孩子发育都会晚点,所以也没在意。到了五六岁,孩子还是不能整句整句地说话,他们才有些担心了,带孩子到附近医院看病。医生说,没什么太大问题,许是发育迟缓,观察观察再说吧。

  到了上学的年龄,夫妇俩把孩子送到学校。但刚上了一天课,孩子就被老师送了回来。老师说,明辉上课时在教室里到处乱走,不能坐下来听课,还跟着老师在黑板上乱画,严重影响了课堂秩序,不能再上学了。

  夫妇俩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带孩子去大医院彻查。医生给孩子测智商查大脑,一系列检查下来,明辉被确诊为大脑先天性发育不全,即弱智。一直觉得自己的孩子有点问题,但却抱着一线希望,以为只是发育迟缓,如今突然被确诊是弱智,夫妇俩吓呆了,随即两人抱在一起大哭了一场。

  很快,亲朋好友都知道了明辉的病情,大家悉心劝慰的同时,都建议他们趁年轻赶快再生一个。也是很快,姜仁剑夫妇做了令亲友们震惊的抉择:只要明辉一个,不再生孩子了。姜仁剑说,再生一个,势必会分散精力,那原本因弱智就需要得到更多关照的明辉,一定在很多方面会被忽视。与其两个孩子都不快乐,不如把所有的精力都集中在一个孩子身上,让他得到家长所有的爱。

  “说孩子不懂事,但每当我生病躺在床上时,明辉总会蹲在床边哭,边哭边说,妈妈不疼,妈妈病好……”昨日王锦荣在晚报接受记者采访时边哭边说。

  随后几年,夫妇俩带着儿子北上京城,南下广州,远走西安,访名医,求良药,但花尽积蓄,跑破脚板,孩子的病却没有一点起色。听着各路专家婉转的话语,夫妇俩心里明白,孩子的病是没有希望了。再不忍心看着孩子天天吃药受苦,夫妇抱着孩子回了家。

  虽是弱智,孩子总得学点什么吧。回汉后,姜仁剑夫妇四处打听,终于找到一个愿意接收弱智孩子的特教学习班,明辉终于上学了。可令家人失望的是,明辉非常不爱学习,老师手把手地教他写字,到了小学毕业,明辉连个阿拉伯数字的“1”都写不出来。

  就这样,夫妇俩四处求人,明辉才辗转读了几个学校。但到了16岁,孩子大了,再没有哪个学校愿意接收了,明辉只好回了家。

  白天夫妇俩都要上班,爷爷奶奶又都已中风瘫痪在床,没人可以专职照看明辉。而明辉又特别好动,他不愿被关在家里,而且家里又是煤气又是电,他呆在家里也不安全。家人只好千叮咛万嘱咐跟他说,只在院子里玩,千万不要出院子。幸好719研究所的院子够大,够孩子转悠,而且门卫都是老同事,大家还能帮着关照一下。就这样,白天出门时担着心,直到中午、傍晚看见孩子按时回了家,夫妇俩才能放心。但每天上班时心总是悬着。

  5年前,单位的门卫换成了保安,招聘进来的保安总在换人,他们也认不全院子里的家属。2005年3月11日,明辉兴头一来,走出了院门,就此失踪。孩子突然不见了,这可急坏了姜仁剑夫妇,他们四处寻子无果的情况下,连忙找到武汉晚报刊登寻人启事。

  3月22日晚上,有位晚报读者给姜先生打来电话说,他白天乘长途车回云梦,看见车上有位年轻小伙长得很像姜明辉,乘务员让他买票,他说没钱,司机就把他赶在半路车站上了。这位读者后悔地说,可惜他晚上回家才看到报纸,否则一定帮忙留住孩子了。

  这条线索很重要,夫妇俩兴奋了一夜。次日一早,姜仁剑夫妇俩便找亲友借来轿车去云梦找儿子。正在路上跑,夫妇俩又接到一位云梦读者的电话,说他们在云梦长途汽车站看到一个年轻人很像明辉,希望姜家人赶去看看。待他们赶到云梦长途汽车站时,果然看见几位好心人正帮他们照看着儿子。失散了11天的儿子一眼认出亲人的轿车,车刚停稳,他便一拉车门钻了进来,看见父母,他憨憨地笑了,姜仁剑夫妇俩却心酸地哭了。

  分析孩子走失,姜仁剑夫妇说,孩子对学习不感兴趣,但对带轱辘的车却是情有独钟。无论是自行车、三轮车、摩托车还是拖拉机,他都能无师自通,拿上手不一会儿,就能驾轻就熟了。久而久之,院子里的人给明辉起了个绰号叫“车神”。姜仁剑说他骑了几十年自行车,水平还赶不上儿子,他觉得儿子在“车”这方面很有天赋。明辉喜欢车,更喜欢乘车,十几年下来,院子里的人也都知道明辉的爱好,无论谁家开车出去办事,都会带上明辉,让他乘回车过把瘾。

  知道孩子有可能走丢,姜仁剑夫妇也想过不少办法。他们无数次地教孩子记背家里的电话号码,但无论怎样诱导,孩子就是记不住。他们只好给孩子印制了压膜的胸牌,上面写有孩子的名字和家里电话,让他挂在脖子上再出门玩,但孩子一会儿回来,不是牌子不见了,就是被他撕破了……如今他们还没能想到有什么好办法防止孩子走失。

  听着姜仁剑夫妇谈到养育孩子25年的种种艰辛,记者问,为孩子付出这么多,你们觉得得到的快乐多还是烦恼多?两人几乎异口同声地回答,还是快乐多吧。夫妇俩告诉记者,他们一直都在省吃俭用,目标就是想给儿子攒下一笔钱,将来为儿子找一个条件好一点的福利院,待他们百年之后,儿子也好有一个安稳的去处,那样他们才能放心离去。

  暮色中,记者目送着这对夫妇的背影,他们又匆匆投入到滚滚人流车流中寻找儿子去了,记者默默祝愿他们好运。

  昨晚8时许,就在记者截稿之时,姜仁剑先生突然惊喜地打来电话:真是奇了,刚向你们晚报求助,孩子就回来了。原来10分钟前,院子里一位同事骑电动车经过紫阳路公汽站,突然看见明辉从一辆出租车下来。同事知道姜家寻子寻疯了,连忙把明辉带回了家。

  姜仁剑夫妇欣喜之余,反复询问孩子失踪经过,可明辉只会断断续续说几个词:汉阳、打车、大桥、火车站。“孩子身上没钱,一定是哪位好心的出租车司机看见孩子可怜,才送他回了家,真想找到他好好谢谢他!孩子这些天在外面怎么过的,一定有不少好心人帮他,在此一并感谢他们了!”昨晚,姜先生诚挚地对记者说。

上一篇:一条龙”式补课折射课外补习之痛:补或不补压力都在那里
下一篇:谢霆锋忙赚钱章子怡带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