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我们一起放飞理想吧!
  • 本栏最新文章
摄影专辑AD
  • 本栏推荐文章

南京40年·百姓心声中华门情思

时间:2018-10-06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中华门啊中华门,你不再是咳且喘的老人了,你恢复了青春,你现在是个青年小伙子了,身披绿杉,欢迎八方来客。你屹立在城南,你是历史的见证人,你会对来客说,我不光见证了几千年的历史,也见证了开放改革四十年的兴旺。“千古兴旺多少事都在我的胸中啊!”

  这是黄金般四十年,亦是史诗般四十年。从过去到未来,从国家到个体,这方土地所有的一切,无不因此熠熠生辉;这个国家的光荣和梦想,无不因此信心倍增。

  创新名城,美丽古都南京的40年变化,正是改革开放成就的具体展示。这座古城的繁荣兴盛,市民向往的美好生活、传统文化的传承发展等等,都在用事实诠释着改革的内涵,形成南京这座城市的品格和精神。

  来,说出你的故事从即日起至9月底,南京市委宣传部联合多家单位组织开展“南京40年百姓心声”征文活动,此次征文活动面向广大市民,通过在改革开放进程中普通人生活和工作中的故事和心声,记录下改革开放给人们生活带来的美好变化与幸福瞬间,充分展示我市经济社会、城乡建设日新月异的变化,讴歌中国领导下的南京40年来的沧桑巨变,激励人们将改革开放进行到底。

  我是1974年调来南京的,住在雨花台。那时候的雨花台很荒凉,没什么玩的。雨花台又是烈士陵园,星期天只能带着孩子沿中华路往北走,往秦淮河边看看。

  那时,城南中华路是木板房,下面开小店,上面住人,只有一个北山门菜市场和三区合作社,还有点可玩的。

  一个星期天,我带着两个孩子,到秦淮河边转转。孩子们建议上中华门城楼跑跑,我们沿着马道上了城楼,马道是石块铺成的,缝隙间长满草。到了顶层平台,地方倒也开阔,可草得有一尺高,两个孩子上了平台,很高兴,跑来跑去。忽然,草丛中蹦出一只蛤蟆,青蛙居然上了城楼!

  遥望天空倒是一碧如洗,“楚天千里清秋,天随水去秋无际”。周围都是平房,朝北一眼能望到紫金山,真是“黛山螺髻,娟然如是”;西边,透过树丛,但见胡家花园的断壁残垣,有一块亮水,大约是花园中的湖水吧;朝东望去,城墙上竟然有几家泥胚房子,房前还种了青菜,一个男子还挑着一担水,艰难地上城头;只有对岸鸡鸭巷前,停泊着一只船,传来了鸭子们“呷呷”叫声,算是“市声”吧;东西两个豁口(中华东门与西门),33路车,16路车,静静地驰过。

  中华门古堡,被废弃没人理睬了。它像个老人,唉着叹着,佝偻在城南。走下城楼,我心中一丝凄凉。我在中华中学(当时叫东方红中学)上班,每天都能经过城堡,日子就这样默默地度过。

  1980年,我们一个学生毕业了,分配在中华门工作,他告诉我,中华门正在修葺,要准备开放了,门票一角钱。的确,我看见中华门城堡里多了一些脚手架,正在用灰色涂料在“装修”。

  一个秋天的下午,我带学生去中华门参观,真的变样了!马道上的草已枝尽,顶层的草也除掉了,还有环卫工人在打扫。二层的藏兵洞开放了,日光灯照得雪亮,墙壁上挂着的一个个镜框,讲的是南京的历史。瓮城也已打扫得干干净净,讲解员说:“中华门可了不起啊,有二十七个藏兵洞,能藏三千人。千斤闸已修好,券门还没来得及做出来,券门一关,中华门可真是固若金汤啊。”她还说:“当年造中华门,老有流沙、黄砂,打好了就垮。后来人家说沈万三家里有聚宝盆,拿它扣在黄砂上,就能制住流沙,朱元璋下令沈万三将聚宝盆献出,往上面一扣,流沙就制住了。”

  其实不是聚宝盆的功劳,是当时的工匠和建筑师出的主意,铸造一个特大的铁板,制住了流沙。这故事很吸引人,孩子们都听入迷了。讲解员还说:“当年这个顶层是个庑殿,正月十五,皇帝在庑殿上开百戏(即杂技),文武百官都来看,可热闹了。这里还有个敌楼,可惜这些都被日本人烧了。他们打中华门,现在朝南的墙上的弹洞就是日本鬼子留下的。中华门的城墙很结实。墙砖是江苏、安徽、湖南、湖北运来的,有一定的规格,运来后,用糯米汁拌桐油,用磨砖对缝的办法砌成的,上年了,一点也没裂缝。”孩子们听了,无不惊讶。这天正好有一个美国教育代表团来参观,讲解员不会讲英语。我这半生不熟的英语,给他们讲了沈万三的故事,纯粹是唬外国人的,他们惊呼:“How wonderful it is!”

  一晃到了2000年,这年的国庆节,我带孙子和外孙子到中华门玩儿。底层是盆景展览,做得真是精致极了,有大型的,有微型的,你眼睛简直都看不过来。内墙用青灰色涂料漆过了,挂着许多巨型的京剧脸谱,一看就是“中国气派”。马道上擂了许多三角形绸缎的彩旗,据说是按“明朝”的规格做的。还有许多“虎皮武士”,披挂上阵,大小和真人一样,好气派。底层有两块绿芽一样的草坪,红灯从顶部一直挂到草坪,红绿相间。

  南京的古城历史,也有今天的变化。二层的三个藏兵洞已改成咖啡厅,里面有雨花石磨成的“鸡心”,用红丝带穿着作为项链。最精彩的是“金丝笼”,里面装有小绒鸟,底盘带录音,“啁啁”地叫着,吸引着游客,可好玩了。

  不敢说是游人如织,却也不少。从衣着上看是归侨,两个讲解员忙不迭地解说。游人随后就自由活动,拍照的,拿望远镜远眺的,一群一群。外秦淮已濬疏过,水碧清碧清,河中画舫传来一阵阵笙歌。河边杨柳依依,柳条拂着水面,还夹杂着种了许多桃树,一棵杨柳一棵桃,我想春天时,一定是“千里莺啼绿映红”了。

  两个孙儿在“爬墙”,我独自上了顶层,哇!变化真大呀!西边胡家花园已在兴建,透过树顶,看到亭台楼阁的顶;东边种菜的房子已经没有了,好像在翻修,像要建马路的样子;城南的木板房不见了,新建的是青砖小瓦马头墙,非常整齐,虽是假古董,可也让你感受到金陵六朝古都的痕迹;雨花台翠屏山的树木蓊蓊郁郁,白色的烈士群雕在朦胧中像一群下班的工人向你走来。

  已是“落日熔金,暮云合璧”时分,眼前忽然一亮,一串“珍珠项链”,从雨花台穿中华门城而过,直到内桥,是街灯啊!眼前又一闪,是万家灯火,像漫天星星,坠落人间。满街的霓虹灯亮了,变幻着图形,让你目不暇接,线年我从上海回南京,在南站下车。小车载着我,从南站驶向新街口,车已不从东西豁口走了,南京的城墙合围了。汽车要绕道,我望着那巍峨的城墙,心中升起的是无比的崇敬。

  一个朗悦的晚饭后,家人搀扶我登上中华门,这时让我惊讶的是,南京的灯火已不是以前那样的。有许多高楼,通体发光,那楼里泄出的灯光,使南京城变成一座立体的楼阁,像是飘在海上的仙山;老门东建设得很辉煌,半边天都照亮了;南宝塔根的大报恩寺一串串塔光亮了,使月亮都失去了光辉;中华门底层有两座白炽灯,把中华门照得雪亮。古藤仍旧那么粗壮,并且爆出了新芽,在白炽灯下古藤的叶子是翠绿的,古藤上还有小小的雪白淡紫的一串串花朵,那是新缠上去的藤萝。导游告诉我,顶层将修建一个大殿,大殿的规模还是原来的样子。这里准备开一个茶馆,还有请南京的“白剧”,苏州的“评弹”来献艺,好啊!我想在这个茶馆里坐着,一边品着雨花茗茶,一边看着“古老”的演出,看着眼前这座檐牙高啄,飞阁流丹,那么壮观,该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啊。

  中华门啊中华门,你不再是咳且喘的老人了,你恢复了青春,你现在是个青年小伙子了,身披绿杉,欢迎八方来客。你屹立在城南,你是历史的见证人,你会对来客说,我不光见证了几千年的历史,也见证了开放改革四十年的兴旺。“千古兴旺多少事都在我的胸中啊!”回想我1974年我第一次见到中华门的凄凉心情跟今天对比,是多么的欢悦!我的中华门情思!(陈傛征)

上一篇:社群经济唤醒武汉全职妈妈 带伢赚钱两不误
下一篇:宝妈不工作为什么还要婆婆带孩子?网友:闲着也是闲着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