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我们一起放飞理想吧!
  • 本栏最新文章
摄影专辑AD
  • 本栏推荐文章

东莞儿童模特:5岁月收入破万 拍片到虚脱

时间:2018-10-21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妈妈,我疼死了”穿着一身灰色晚礼服的小魏(化名)上周五中午刚从一电影发布会的舞台上下来,就向妈妈嘟起嘴来。对于只有1米1高的小魏来讲,晚礼服完全很像个累赘,上面镶嵌的宝石更是扎得她肉疼,但她还是在台上坚持了半个小时。

  在东莞虎门,有许多像小魏一样经常外出走秀和拍摄广告的童模。家长把孩子送到童模培训班去提升气质,有的童模还能够脱颖而出成为明星童模,轻松月入过万。童模经济的火热,让许多中介和经纪人也进入这个领域从中谋利,整个行业发展略显混乱。心理学专家李广华认为,家长一定要在童模的成长过程中对其正确引导。

  每年服交会前后,是小魏一年中最忙碌的时候。她穿梭于各种秀场和摄影棚之间,向镜头展示自己的“女神”形象。由于天生丽质、聪明活泼、大胆不怯场,还有一个颇受市场欢迎的锥子形明星脸,小魏2岁10个月就接受模特训练,并迅速在虎门童模界走红。每次童装公司选模特,她都能脱颖而出。虽然只有5岁,但她的月收入已轻松过万。

  “我们小魏不是只靠脸吃饭的,她还有个好脾气。”在小魏妈妈心里,女儿虽然光鲜亮丽,但却吃了不少苦。自打孩子的外拍活动增加后,小魏妈妈就推掉了手头上的工作,成了女儿的专职经纪人,经常开车兜着小魏外出走秀和拍平面广告。每次拍摄都要提前化妆,试衣,还要根据客户的需求拍出不同的姿势。小魏曾经一个上午连续拍了60多套衣服,每一套衣服又要分别拍摄正面、侧面和背面,拍完之后,她就虚脱了,一上车就睡着了,把家里人都吓坏了。

  多数情况下,小魏都特别听话,能马上领悟到摄影师的要求。“但小魏毕竟还是个孩子,哭鼻子也是常有的事儿,”每当这时候,小魏妈妈就会“威逼利诱”,“宝宝,快点,拍完了让你吃冰淇淋,给你玩手机!”小魏往往都会“中计”,愉快完成余下的拍摄。

  和小魏一样在虎门童模界小有名气的还有小冬(化名),他是有名的混血小帅哥。在国内童模市场,混血或外籍男孩炙手可热。小冬的爷爷是纯正的西亚迪拜血统,小冬虽不是纯混血,但底蕴犹在。

  “他天生就特别注意自己的形象。”在小冬妈妈的记忆中,儿子每天早上起来都会对着镜子打扮,还模仿电视里憨豆先生的发型整理自己的头发,鞋子脏了绝对不会出门。如今,5岁半的小冬经常以一个锅盖头、一席白衣的形象站到镜头前。他眼神中透着忧郁且文质彬彬的样子,在人堆里特别扎眼。

  小冬安静的性格让客户十分喜欢,他不爱说话,但做事很认真,从不无理取闹。一场平面广告拍摄下来几个小时,小冬几乎都不会闹脾气。童装企业为了提前营销,往往要求小模特反季节拍摄,大热天经常要穿着冬装拍照,有的小朋友受不了这个苦,中途放弃,但小冬却不抗拒。最忙时,他一周连续四五天在外拍摄。

  “我们的回头客特别多,这孩子好像天生就是干这行的。”虽然儿子已在童模界顺风顺水,但小冬妈妈李女士却不希望孩子长大后做模特,她希望小冬做一个律师,“当童模只是想让他提升一下气质”。

  在虎门凯模童模培训基地的门口,每晚都有很多家长围在门外,透过门缝观看自己孩子的训练。和小冬妈妈一样,绝大多数家长把孩子送到童模培训机构的初衷都是想矫正孩子的体形,锻炼孩子的走姿、站姿,提升孩子的气质、胆量和气场。

  但记者在采访时也发现,也有家长“强人所难”。有的孩子根本不喜欢走猫步,培训时要么在一旁发呆,要么嬉戏打闹,但还要一周上3个小时的课。有的家长看到个别童模收入高后眼红便也想让自己孩子试试。虽然家长不会向孩子灌输赚钱的观念,但很多时候在大量“订单”面前,有家长也会陷入纠结之中。

  5到6岁往往是童模最黄金的年龄,而这个年龄段的孩子大多已是幼儿园大班了,外出拍摄经常需要请假。小冬妈妈既想让小冬外出拍广告,又特别害怕向老师请假。其实,这是小魏和小冬这种在童模市场上有着很高认可度的孩子家长经常面临的两难选择。一方面,他们希望孩子能够去更多的平台展示;另一方面,家长又特别希望孩子能够好好学习。小魏妈妈曾表示孩子上小学后一定要她以学业为主,只在周末外出拍摄。小冬妈妈也表示,孩子上小学后,一定会“金盆洗手”。

  小魏的妈妈原本是做小本生意的,如今随着小魏的走红,她推掉了手头所有的工作,成了小魏的专职助手、保姆和司机。每当小魏外出拍摄,她就会开车带上服装道具、口红、饼干等陪伴左右,并第一时间把小魏的拍摄过程拍成小视频晒在朋友圈中。记者发现,小童模的家长特别重视在社交网络上对小孩的宣传和推广,有家长的朋友圈里全部都是晒小孩出席活动的照片和视频。

  “我们就是在培养家长做经纪人,因为这个行业目前太混乱了。”虎门凯模童模基地的老师史水莲说道。随着童模经济的火热,越来越多的人想在这个行业中分一杯羹。前两年,虎门众多所谓的童模中介、经纪人、影视文化公司横空出世。他们利用家长想锻炼孩子的心态,打着轻松让孩子成为明星的旗号到处行骗,如今好多机构非但没有帮助孩子们实现梦想,反倒纷纷倒闭。

  史水莲认为,虎门童模行业起步早,接触过专业童模训练的孩子已经过千,许多长三角的童装企业甚至冲着虎门的童模资源把企业的营销部门设在虎门,但虎门童模的演艺经纪市场还不够成熟,也没有形成完整的产业链。好多中介忽悠家长能帮助孩子成名,让孩子免费拍摄广告;更有中介和经纪人克扣孩子的辛苦钱,本来是三七分成变成五五分成,小魏有次的拍摄费用就从1800元给克扣到了800元。更被许多家长忽略的是,童模外出拍摄往往都是口头约定,很容易出现纠纷,孩子的利益无法受到法律保护。

  在最近几十年,美国各州政党更替对政策变迁的影响增长了一倍。这种变化,折射了精英之间、选民之间的意识形态对立程度的加剧。

  自己做秘书期间的那一件件事却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也许是专注,也许是压力,也许是自己赋予的使命。

  回过头来看,一定要记住“在变应变”四个字,在变化中应对变化,其中,最重要的是自己要随时改变。

  关键是要实施教授治校,如果做到了教授治校,高等院校才能真正做到去行政化。

上一篇:几个月的宝宝会比较好带宝妈什么时候才能熬出头
下一篇:为什么越来越多的宝妈让外婆带孩子90后给出的答案令人担忧